用户: 密码: 注册

第294章 谁想动她,就先动我!(超燃!必戳)

    话音方起,众人只觉心口“咯噔”一下——

    这视一切为无物的气势,这清贵无极的语气,再加上单手抵御,就直接粉碎了莫师尊的万剑归宗?!

    …………

    问世间,能有这般本事,还是这般气度风华的——

    除了灵尊,还能有谁?!

    顷刻,众人心中又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这短短一日,惊吓、惊愕、惊叹也太多了吧?

    震撼不停,一颗心这一整天突突突地超快地跳个没完!

    再这么突突下去,感觉心脏都要完蛋了!简直要被吓死了!

    多少年都没见这波澜壮阔地场面了……

    只可惜,御尘风全然的注意力都在怀中的小人儿身上。

    微微松开怀中的小人儿——

    “浅浅,怎么样?还撑得住?”

    那清冽的怀抱与温柔的声音,只让云浅觉得心口一柔,水眸缓缓睁开。

    “师父,你来了?你都恢复了吗?”

    声音轻柔柔的,明显有些虚弱,直让御尘风心口微疼。

    “浅浅,对不起,是师父来晚了!让你受苦了!”

    大手不自觉地抚了抚云浅泛白的小脸,眼底满是疼惜与宠溺。

    感受到云浅气息与灵力的虚弱,眉心更是不由蹙紧。

    “浅浅,你放心,后面交给我!”

    下一刻,御尘风手心凝了灵力,单手放出了一个小结界,让云浅单独盘坐其中。

    “师父?!”

    “安心凝神!”

    “嗯。”

    而御尘风则开始源源不断地,向结界内输送灵力。云浅只觉全身一阵阵软融之感,徐徐而来,浸漫全身。

    至于莫羡宁,则被反噬过来的灵力直接掀退好几步,此时,已然捂着心口走近过来。

    “尘风,她隐瞒真身,欺师灭宗,你还救她?!你疯了!”

    “是你疯了才对!她是我徒弟,你竟然敢对她下如此死手?!”

    御尘风的墨眸忽而一沉,冰寒凛冽。

    “若是我晚来一步,她就命丧于你剑下!”

    闻言,莫羡宁心中更是恼怒,却也没有半点退让。

    “她触犯门规在先,动手杀人在后!蛊惑人心,魅惑同门!

    我这是替你清理门户!”

    二人目光相撞,却是冷厉非常。

    “你这是……想要我的命!”

    御尘风声音不大,可是却几乎是撞入到莫羡宁的耳中。

    莫羡宁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更是惊的站不住脚。

    尘风……竟然会把她当做自己的命?!

    “只要有我在,谁都不想动她分毫!”

    顿时间,莫羡宁气得全身都恨不得在抖。

    御尘风眼帘一掀,眸中的杀意都透了出来,冰寒之意,凛冽成霜,都不由让莫羡宁都身子一僵,不敢妄动。

    紧跟着,只见御尘风衣袖一甩,清风一阵,将比试台内的云烟尽数散去。

    雪衣翩然,长身玉立,恍如谪仙降世。

    仰面负手,玉容精致,对着满场人郑重启语:

    “今日,既然大家都在,正好说个清楚!

    乾云林也好,凌云浅也罢!

    无论她是谁——

    无论是男是女,无关金钱与地位,不论身份与背景——

    她,都是我选定的徒弟!

    天选之人,亦是我命定之人!”

    御尘风墨眸微转,幽幽地落在了云浅身上,眸光格外地深情而温柔。

    “她,是我御尘风,今生唯一认定!”

    言之灼灼,信誓旦旦。

    字字清灵,却似重锤一般,一字一句地砸进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坎里,也砸进云浅的心田。

    只是,这话,旁人品不出其中深意。

    但对云浅而言,这一句,却在心尖上百转千回,有别样的暧昧与旖旎。

    云浅水眸微微睁开,眼帘微抬,便撞进了那幽深的墨瞳之中。

    四目相对,情愫暗涌。

    相顾无言,温情脉脉。

    御尘风嘴角微扬,独留给云浅的笑,是那般的毓质清华,温柔情切。

    师徒二人凝视片刻,兴许御尘风的眼神过于滚烫,云浅只觉脸上一阵阵地发烫,一汪水眸也悄然垂了下来,稍稍避开那份炙热。

    只是,耳后还是不自觉地爬上了一抹赧红。

    见到那一抹嫣然,御尘风不由轻笑出声。

    十分不舍地抬眸,跟着环视一圈,眸光恢复到原本的清冷。

    “她的事,就是我的事!就是仙道院的事!

    从前如此,现在也是,将来,更是!

    谁想动她,就先动我!”

    御尘风至此一言,满座皆惊。

    这是简直就是明目张胆地偏袒和护犊,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

    灵尊这是摆明了————

    不管不顾,反正就是要死保这个小徒弟!

    众人自然也都看得清楚明白。

    一时间,诸如宝剑山庄一流都不敢妄动,只是侧了侧眸,暗示了一下千刃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