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注册

第八十章 先生,看相吗?

    直播又恢复了,但是直播突然中断的这段短短的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外界暂时还无法知道。

    外界……人们只能在猜测,脑补场内的精彩。

    “你们说,是不是上演了一场【神人】大战神父的戏码?”

    “胡说,这分明就是剧组安排好的剧本,还故意中断直播,分明就是隔壁芒果子台玩剩下的套路,骗收视的!”

    “……”

    其实人们还是喜欢看热闹的居多……从第一天的超凡峰会众人尽量自我禁足在家乖乖观看,到了今日,已经有人组织在外边聚集。

    酒吧,饭馆,大广场前的屏幕,饮室之流,堂堂的超凡高峰会议,逐渐沦为了四年一次的某世界足球盛会似的……但不同的是,这次人们是真的在认真地看和讨论,并不是多数跟风无脑装一波朋友圈的。

    晚上街道因为宵禁的关系是死静一片的,但是白天人憋不住了,终究还是跑了出来,就算什么也不做,和朋友吹嘘一下也是好的。

    人以群分。

    “先生,看个相?”

    有这么一个带着墨镜,满头灰发,看起来似沧桑,但年级应该不大的家伙,在一条巷子之中摆摊。

    摊位很简单的,一个木箱子做桌子,上面放着一叠白纸以及铅笔,一张草席,旁白还有一个更大的木箱子,人那么高的那种。

    摊位上面只是写着【看相】两个字。

    但似乎生意并不怎么好,注意到这里的人寥寥无几。

    金先生走过的时候,只见摊位前出了看相的带着墨镜的灰色头发的家伙之外,还有一名三十来岁的,颇有些油腻的男人。

    “居然说我是短命夭折的相!桃花…我哪来的桃花,我很爱我现在老婆的!你这个神棍!”

    “先生,我这是依书直说而已,不用慌不用慌,有问题咱可以慢慢解决的呀!你看,我这里有一道符,可以趋吉,可以避凶,还可以凝神!五块钱一张,十块钱三张,一次性买够三十块,还免费赠送开光的铜钱一个!这可是正宗的龙虎山天师开过光的铜钱,可以辟邪!”

    “滚!骗子!”

    三十来岁的油腻中年瞬间骂骂咧咧地起身而去。

    “别介啊!看相费你还没有付呢……哎!”相士此时叹了口气,“现在的人啊……真是世风日下哦。”

    忽然,脚步声传来,相士抬头,便见到了一名带着帽子,大热天里还穿着风衣(薄款)的男人。

    相士顿时露出了狗头似的笑容来,笑眯眯道:“先生,看相吗?问前程还是问姻缘啊?不灵不收钱!”

    金先生随意地打量了一眼,忽然问道:“你这相怎么看?”

    “手相,面相,测字都可以,你喜欢那样咱们就看那样。”

    “测字吧。”金先生想了想道,旋即坐下,提起铅笔就再白纸上写上了一个【圆】字,“就测这个。”

    相士拿起看了一眼,只见他手指有模有样地掐算着,嘴唇沉吟似默念着什么,未几,“你想问什么?”

    “我什么都不问,你就测这个字。”金先生淡然道:“能说多少算多少。”

    相士想了想道:“圆同园同音,你或许正打算去一个和园子有关的地方,或者就是去一个园子。”

    金先生目无表情,淡然道:“继续。”

    相士耸了耸肩,接着又道:“圆也同员,是人员的员,这表示你或许想要去找一个人,但有可能你找不到,因为这个员被一个口给关紧了,所以你进不去,这个员也出不来。这表示你们很有可能出于彻底隔绝的状态……先生,你是打算去拜祭吗?”

    金先生还是不为所动,“再测。”

    相士又道:“圆有圆满的意思,你写这个圆,显然是心中带着某种希望能够得到圆满的想法。但同时圆也可以为了圆谎,自圆其说而写……这说明你心中期待的事情,也有可能只是自圆其说,或者……自欺欺人。”

    金先生却轻轻皱了皱眉头,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还有什么?”

    只见相士此时在白纸上直接画了一个圆圈出来,接着道:“看到这个圆圈了吗?它像一个月亮对不对?但是你白天写圆,白天怎么可能出现圆月?先生,这可能只是一场镜花水月。”

    “为什么不能是太阳,太阳也是圆的。”金先生冷不丁说道。

    只见相士此时在自己画的圆圈外边,又加上了许多外射的线条,才笑眯眯地道:“这才叫做太阳,能发光发热照亮别人的,才算是太阳。内敛的是月,虚幻的是月,在暗处写的才是月。”

    金先生又沉默了片刻,才忽然看着这相士靠墙放置的那人高的大木箱子,忽然问道:“这箱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刀锅碗瓢,衣物鞋子大馒头。”

    “我想看看。”

    “这可不行。”相士轻轻摇了摇头,“我就这点儿财产。”

    金先生又忽然道:“你不是盲的。”

    相士笑了笑道:“没说带墨镜的一定就是盲的啊?”

    金先生默不作声,却缓缓地伸手入怀,似想要掏出什么……相士一动不动地看着金先生,金先生也目光直盯着对方。

    最后,金先生只是掏出了一个钱包来,问:“看相多少钱?”

    “只看相五块钱。”相士直接摊开了手掌。

    金先生给了五块钱,站起了身来,淡然道:“你测得不准,不要在这里骗人了,找份正经的工作,饿不死的。”

    相士不好意思似的挠挠脑袋,“初来乍到,没找到工作,出此下策,莫怪莫怪。”

    金先生没说些什么,径直离开,但相士却忽然喊住,随手一扔……扔了什么。

    金先生下意识地接过,摊开手掌一看发现是一道叠成了三角的符。

    “平安符,保平安的。”相士此时笑的灿烂,“这真的是龙虎山的天师开过光的,不骗人。”

    “这玩意有用?”金先生摇了摇头:“这个城市不是说,是禁绝一切神奇力量的吗?”

    相士毫不在意地笑了笑道:“从前还没有这些神仙妖怪出没的时候,人还不是一样到庙里面求平安符?这玩意你甭管它能不能用,求了就行,求的就是个心安理得。而且我这符,真的是龙虎山的天使开过光的。”

    “那就谢了。”金先生轻笑了声,随手将将这平安符塞入了口袋之中,走出了这条小巷子。

    只听见身后的相士继续吊儿郎当似的喊道:“看相,看相啦。可以趋吉,可以避凶,可以种桃花,可以斩桃花。正宗龙虎山天师开光的平安符大甩卖啦,五块钱一张……走过路过,莫要错过。”

    接下来的话金先生逐渐听不清楚了。

    他只是快步地走到了大街上,然后拦了一架营业的计程车,上了车之后,直接便对着司机说道:“去南法寺。”

    司机是老司机了,此时多口问了句道:“老板,是去祈福拜神的,还是参观的,或者说是去烧纸的?”

    “有什么问题?”

    老司机道:“只是参观祈福的当然没啥问题,但是去烧纸的就要自备了,那边不提供的,你要买的话,就要到别的地方。”

    金先生淡然道:“去什么地方买?”

    老司机装着为难的模样:“你也知道现在这个世道了,很多店铺都不开门了……不过我尽量给你问一问吧,我倒是人是一家开寿衣铺的,应该还开门。”

    “那就去吧。”金先生挥了挥手,淡然道:“不用打表了。”

    “得咧!”

    ……

    ……

    这天南小楠没有去当出租屋的,满脑子都似乎想要去某某公馆当技师的那位打工妹小楠姐,而是回到了警察局里面。

    不能操之过急嘛……要慢慢来,慢工才能出细活儿不是?

    其实警察局这会儿空荡荡的,人儿也没见几个……他们都被派出去维持外边的秩序了——从宵禁开始,这儿的警员都一直处于超负荷的加班状态。

    是真的有空去死没空去病的那种。

    只有小宝还在兢兢业业地摸鱼打着游戏。

    “小宝,你又在门口电源线做什么?”

    “昨晚忘了收拾……”小宝此时讪讪一笑,旋即惊讶道:“南小姐,你今日怎么回来了,局长不是说你又请了好多天的假?销假了?”

    “没,我还在放假。”南小楠随口说了句什么,然后便坐回到了自己的桌子之中,直接就道:“小宝,你去检查一下,咱们有什么东西是用完的要申领的……中午之前,都不要回来了?”

    “……啥?”小宝顿时傻了眼似的,中午之前都不用回来了是几个意思哦?

    “下班前都不用回来了。”南小楠想了想之后,又道。

    “卧槽……还能有这么好的事?”小白顿时打了个激灵,二话不说地冲到了南小楠的面前,“南小姐,你确定你这不是在坑我?”

    “那么…我去?”南小楠眨了眨眼睛。

    “我去!我马上就去!”

    说着,小宝便用最快的速度,收拾行装——他甚至还往自己的背包塞入了笔记本电脑,兴匆匆地跑出了科室,末了还回个头:“南小姐,爱你哦!么么哒!”

    南小楠此时摇了摇头……等小宝真的彻底走远了之后,才用钥匙将自己办公桌最底下的抽屉打开。

    她从里面搬出来了一台十三寸的笔记本……打开。

    瞬间,屏幕亮了——但是并没有开机的画面,出现的赫然是一双大眼睛,还有一个大嘴巴。

    笔记本内置的风扇此时嗡嗡作响,有声音了。

    “呜呜呜……主人你终于想起我来了,我快要没电死掉了!”

    “别废话。”南小楠翻了个白眼,直接给笔记本电脑插了一根网线,“准备干活!”

    网线插进去的瞬间,屏幕上的大眼睛瞬间湾了起来……随后内置的风扇转动得更加的响亮了。

    “主人,你这次想要做什么?”

    “让我想想。”

    南小楠冲了一杯咖啡,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仔细地思考着什么。

    这电脑是从前星创的,一直都锁在了这办公室之中——即便是禁绝之城开始了以后,它也没有消失。

    南小楠便推测,禁绝只是单纯的不让超凡生物作妖而已,并不是要伤害谁……星创的命又是命,所以很公平地没有因为禁绝而丢了命。

    虽然星创的生物同样被禁制了许多的能力,但是作为其星创之前的固有能力似乎并没有消失——当然,大部分的星创生物的本体作用本来就没什么特殊的功效。

    不过笔记本电脑的话,因为能够自主思考以及自动运作的关系,俨然等同于一个现成的黑客。

    至于这个黑客的水平,则是依据自身的硬件水平而判断——反正是公家的钱,笔记本从前就已经升级过了。

    这次能够那么快地活得金先生那伙人放松警惕,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这台星创笔记本的原因。

    在化身打工妹之前,她就已经用这台星创笔记本电脑更改过了自己在公民系统上的信息。

    按照【大清药丸】提供的资料,金先生的团体之中就有很擅长网络技术的成员……所以在出动之前,南小楠就已经做好了多手的准备。

    事实上,南小楠猜测得没错,金先生确实已经让人悄悄地调查过南小楠的个人资料——因为资料上写的基本上符合打工妹南小楠的人设,所以金先生才最终收回了安装在二手洗衣机之中的窃听器,从而放弃了对打工妹南小楠的监视。

    “我这有几个名字。”南小楠此时冷不丁地在星创笔记本上输入了好几个名字。

    这赫然都是金先生团队里面各人的姓名。

    “你暂时给我搜寻一下这些名字背后的东西……剔除掉那些没用的叠名吧。”说着,南小楠想了想之后又忽然说道:“还有,你跑一趟【黑卡】这个网站,看看能不能黑进去后台,我想知道更多关于【黑卡】这个网站的事情。”

    “好咧!”

    内置风扇此时疯狂地转动,一个个页面在南小楠的面前飞快地弹开又关闭……南小楠靠在了椅背上,美滋滋地喝着咖啡等待着。

    她习惯了这种只要一个指令就能够有仆人去完成任务的生活——这让她仿佛找回了一丝当年作为星创大导师的满足感。